聊寄戎陈

偶尔发点儿东西证明自己还曾经存活过。

【新年大礼包之三】真情要用真心换

新生代终于带李远玩儿了?!

栀桃_此生情定安文逸_荣耀不败:

超超超超可爱咿!!!从此站定新生代!!!

锤销钉



·新生代主 粮食


1.


新生代有一个QQ群,全明星的时节一到,群里就要求聚餐。


东道主盖才捷订了位置,中高档自助,不坐包间,要了大厅里四张拼在一起的桌子。


吃自助。


 


新生代,泛指第八赛季及之后出道的选手。


新生代意味着年轻,代表着联盟的未来。尤其是在第十赛季结束,叶修退役后,更被当作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。


 


白言飞是秦牧云队友,五期。


五期之间关系不错,而秦牧云是五期永恒的话题。


“老白啊,”方锐揽住白言飞的肩膀,“你们队那个大龄新人,最近表现不错啊。”


大龄新人就是秦牧云。


六期的岁数,七期的气质。


九期的命。


 


2.


雷霆的元素法师是新生代里唯一的女性选手,也算是新生代里的异类。


于是自然就和秦牧云坐了对面。


戴妍琦翘着小拇指吃虾,姿势赏心悦目,气魄风卷残云。


一旁的服务员亲眼见证了十五分钟两斤虾的奇迹。


扔了最后一只虾尾,戴妍琦喝了口温水,舒畅地叹了一声。


“开胃了?”秦牧云问。


“开胃了。”戴妍琦答。


服务员目瞪口呆地看向杀去牛肉的戴妍琦。


“别看长成这样,”秦牧云指指苗条娇小的戴妍琦,对服务员笑着说道:“能吃着呢。”


 


3.


坐在秦牧云旁边的是宋奇英。


继承了拳皇的男人,身体并不是太好。


那个继承了剑圣的男人曾给了他四字批言:吃得太少。


简直一针见血。


秦牧云习惯性地给宋奇英的盘子夹了片藕。


“奇英啊,”大龄却毅然决然和新生代一起厮混的男人说道:“你要是再这么下去,明年的今天,我就应该去你坟头拔草了。”


宋奇英听话地吃掉了藕片。


“谢谢,秦哥,不过这么咒我,”宋奇英擦了擦嘴,“还是亲队友么。”


随后就给了秦牧云一个标准的白眼。


 


4.


李远正在吃牛肉,还不时用纸巾擦擦眼。


宋奇英递过湿巾。


“蘸料太辣了吧,”指了指那小碗浮着六七个辣椒的海鲜汁,宋奇英说:“G市口味那么淡的地方,不能吃辣就不要硬吃。”


李远擦着眼泪,把蘸料推给宋奇英,示意让他尝尝。


宋奇英夹了片牛肉,蘸了蘸,放进了嘴里。


下一秒,他就把刚递给李远的纸巾抢了回来,糊在了自己脸上。


泪如潮水般从眼眶里涌出,舌头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

一分钟后,宋奇英恢复了语言能力。


“这里面都是什么?”


“朝天椒、小米椒、杭椒、泡它们的水以及海鲜汁。”


李远说着,又蘸了片牛肉,塞进了自己的嘴里。


“啧——爽!”


宋奇英又给李远递过了一张湿巾。


谁说G市人不能吃辣。


 


5.


卢瀚文和何伟堂坐对桌。


一边是蓝雨队长,荣耀剑圣,夜雨声烦卢王爷。


一边是皇风队员,数年内第一个进入全明星的召唤师,挽狂澜于既倒的粗壮大腿何将军。


除了同为新生代,两个人还有一个共同点。


就是特别能吃。


“将军,你尝尝这个牛舌,特别嫩。”


“王爷,你也尝尝这个花生,特别香。”


两人你一盘我一盘地吃着,旁边还各叠了六七个空盘子。


宋奇英把犯挑食所以不愿意吃的递给何伟堂。


李远见状,挑了宋奇英能吃的几样夹到了他盘子里。


“将军和小卢随随便便分你点食欲,你也不至于瘦的跟竹竿似的。”


“治奇英这毛病,只有一个办法。”卢瀚文说。


李远好奇地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
“脖子以下截肢。”


蓝雨卢王爷郑重其事地说道。


宋奇英瞪了卢瀚文一眼。


卢瀚文自然是看到也当没看到,继续开心地吃起披萨。


何伟堂咽下一块里脊,冲着戴妍琦喊道:“小戴,比一比谁吃的多啊?”


“好啊。”戴妍琦霸气地一挥筷子,“怕你就是小王八。”


 


6.


第N次新生代大胃王比赛丝毫没有影响到某两人。


他,是神奇小学校长,承接了神奇陕西老板娘抠门的光荣传统,转会费甚至都砍到过个位数,经营有方,天下无双。


他,是嘉世杂技团团长,善于排出对面看不懂,自己人更看不懂的奇葩战术,发挥看星星,输赢靠天意。


他们第一次在全明星遭遇的时候,甚至连著名的网络解说组合郭雪言也感叹:这是荣耀历史性的、南北逗比的第一次会面。


曾经在全明星上放出要包养嘉世队长的他,和对有人包养自家队长感到无比兴奋的他。


郭少、闻理。


 


7.


吃对于这两个人来说,是其次的。


邱非曾对这两个人有个描述。


人形自走超科学对口相声二人组。


 


郭少:“你们好歹有妹子,哭嚎什么。”


闻理:“妹子?她一米八三一百八十来斤的大高个儿啊!”


郭少:“哪儿有一百八十斤,再说人家术士玩得那么好,都快能进全明星了,还嫌不够。”


闻理:“那彪儿劲儿根本就可以离开妇女行列了,三八都不用休。我告儿你,我们队最淑女的就是我。”


邱非坐在闻理旁边,听到这话,直接就给了他一筷子。


 


8.


无法继续给嘉世丢人的闻理泪流满面。


“什么人啊,”闻理双眼含泪,幽怨地瞄了眼邱非,“暴君。”


邱非没理他。


“秦始皇。”


邱非还没理他。


“殷纣王,对面还坐着妲己。”


躺枪的高英杰扑哧一笑。


邱非给闻理夹了个茄盒。


“希望这个能赌住你的嘴。”


闻理拱手。


“谢邱娘娘恩典!”


 


9.


郭少瞅着再次泪水盈眶的闻理。


“你说你作死个什么劲儿。”


“作了这么多年,习惯了。”闻理揉了揉刚被打了一拳的腰。


“揉啥揉,刚才我都看见你腰间肥肉泛起的波浪了。”


“什么波浪,”闻理不屑,“那是我最近疏于锻炼松弛了的肌肉。你都不知道,最近我们那个小破训练室装修,天花板上吊电线,墙壁上刮大白,一进去都跟修车棚子似的。其实这还不算啥,你知道最烦人的是什么吗?”


郭少:“你。”


闻理:“靠!”


中计了。


常在河边走,哪儿有不湿鞋。


 


10.


高英杰,外号大魔王。


不过他还有一个特点。


场上魔王,场下萌王。


穿着跳跳虎睡衣给队里的日历周边拍照,紧张可能就会喊错对手的名字,还被偷拍过无数次各式各样的呆萌表情。


郭少曾有云:“英杰人人爱。”


他吃饭细嚼慢咽的,吃得很慢,邱非和他的速度差不多,所以聚餐的时候,他们两个一般都会坐对座。


不少粉丝曾经拍大腿哀叹,叹他邱狐狸硬是活活拆散了乔天位和高魔王。


乔一帆听到这种说法的时候,总是笑而不语。


高英杰咽下了莴苣,刚一转头,一颗刚剥好的虾仁就递到了自己嘴边。大魔王想都没想,手都没动,乖乖地用牙咬住虾仁吃进了嘴里。


乔一帆擦擦沾上了虾皮的手。


深藏功与名。


 


11.


邱非的暴君之名,除了场上凶悍的作风之外,也来源于他对队友的严厉要求。


毕竟嘉世杂技团,个个都是问题儿童。


不过难得的全明星周末,他也放松了自己的心态。


毕竟嘉世已经算是有两名全明星的队伍,队内术士差一点就可以挤进今年的名单。


形势一片大好。


虽然有爱进攻的彪悍术士,爱控场的大心脏元素法师,文盲骑士,非主流成瘾的守护天使。


但邱非还是自信能领着这帮问题儿童,称霸联盟。


正出着神,一个虾仁递到了自己嘴边。


邱非也没多想,一口就咬了下去。


乔一帆又擦擦沾上了虾皮的手。


深藏功与名。


 


12.


现在荣耀圈流行的,是宫斗笑话。


这还要从乔一帆的某条微博说起。


某日,起程前往百花主场的乔一帆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到达机场登了机。飞机起飞前例行发微博,与粉丝分享自己的动态。


微博很简单,只有四个字。


我登基了。


 


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
那时的乔一帆,已经是两冠加身,风头正劲,无论是操作水平还是指挥能力,都算得上是联盟顶级。再加上他为人低调谦虚、谈吐十分得体,深得媒体与粉丝的喜爱,就连话最毒的左宸锐也会对他网开一面。


 


所以当乔一帆到达目的地,再次打开手机的时候。他惊讶地发现,因为自己的手癌错字,不知不觉间,自己已经黄袍加身。


黄袍加身还不算什么


让他最惊讶的是,自己竟然被安排了一众后宫。


而正宫娘娘,就是他最好的朋友高英杰。


 


13.


上一届全明星赛,团队赛。


乔一帆是B队的队长。


刚读图完毕,就发现A队五人整整齐齐地站成一排。


Cast:行礼


聊天框顿时被一句话塞满。


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
全场爆炸。


 


古人云:杀人诛心。


郭少领头的A队整出这一出,真把B队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
就在B队愣住,A队马上变阵的时刻,鬼剑一寸灰少有地冲向前去,拔出武器,对着贝克克这个从名字就开始逗比的枪炮一个上挑。


贝克克在一秒内完成了从跪姿到立姿,再到仰面摔倒的高难度动作。


郭少硬是没反应过来。


一寸灰一击得手,迅速撤退放出鬼阵。


这一连串的操作里,乔一帆还不忘抽空打字。


“爱卿平身。”


 


兴欣队长、两冠在手的鬼剑士乔一帆。


最终放弃了挣扎,接受了这个设定。


 


14.


盖才捷坐在乔一帆对面,长桌的最外侧。


他话不多,和乔一帆聊的也多半是战队的事。


乔一帆剥了第三只虾,抬起头来笑着看他。


盖才捷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
“这个……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
他用筷子接过了虾,慢慢品尝。


倒不是嫌弃乔一帆。


只是盖才捷现在还挺满意于自己尚书的职位。


要是一觉过去,发现自己成了盖妃。


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。


--FIN


评论

热度(2842)

©聊寄戎陈 | Powered by LOFTER